IG 爱上老相机 SX—70 疯狂兰德的代名词

早在1970年,他就大胆预测:

“要制造出理想的相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会整天都离不开它,像电话一样……”

嗯,他的预言后来变成了“智能手机”。


埃德温 · 赫伯特 · 兰德(Edwin Herbert Land,1909~1991),美国宝丽来公司创始人、即显摄影发明者、史蒂夫 · 乔布斯的精神导师。


他一生共获得535个专利,堪称少有的以毕生经历投入创新事业的科学家。


兰德说:一切皆可妥协,除了美感


乔布斯曾说:“这个人是个国宝。我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什么没被奉为偶像受人崇拜。成为那样的人才是最不可思议的事——不是宇航员、也不是球员,而是像他那样的人。”


而 SX—70 Land Camera 是疯狂兰德的代名词。


IG 爱上老相机之国外机——SX70 Land Camera

1972年 美国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市 宝丽来公司制造


SX—70的出世过程延绵数年,人们的胃口被吊得高高的,上市时登上《生活》life杂志的封面。


1972年,当《生活》杂志的封面上出现了“迄今为止最令人惊异的照相机”这样的标题时,SX70 这种前所未有的折叠式电动单反照相机震惊了世界。


《时代》和《生活》杂志全程重点报道了揭幕仪式。

兰德手拿相机拍照的两幅照片都看不到他的整个面部,但毫无疑问,他仍是照片中最出彩的明星。

《时代》杂志的照片由著名摄影师阿尔弗雷德 · 艾森斯塔特 拍摄。



方便放进上衣口袋的SX70,折叠起来后,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照相机。


兰德对纯粹的坚持,一面让公司的主管和工程师们惊讶于他的想法,一面又被他的要求逼的发疯。


兰德选择单反设计并非一时兴起。

1960年,他甚至请亨利 · 德莱弗斯(经典贝尔电话背后的伟大工业设计师)拟定了一张单反草图,只是最后未能投入生产。


最终韦勒姆团队终于设计出兰德期待的魔法机器,设计出一种单镜头反光设计的折叠式相机,机身可以像小帐篷一样弹开。




相机内部,一块凸面镜和一块平面镜组合将影像反射到摄影师眼里,另一块极薄的菲涅尔透镜——灯塔上带有同心圆纹路的透镜——用来聚焦光线,这些轻质的部件取代了标准单反相机中笨重的棱镜。



想要SX70系统顺利进行,照片必须在相机内曝光,在相机外显影。


这个需求造就了宝丽来在化学领域最卓越的发明:遮光剂(opacifier)相机吐出照片的同时,辊轴把包含一种能避光的绿灰色化学物质的混合显影剂涂到底片。


接下来几分钟在遮光剂的保护下,染料渐渐转移到白色承像层上。这个过程结束后,原本不透光的遮光剂会变透明,使影像清晰显露出来。


1969114日,遮光剂最终通过测试。

兰德、布鲁姆和50名研究员共同见证了一张照片在两盏耀眼日光灯下成功显影的全过程,随着影像渐渐清晰,现场爆发热烈的欢呼声。




工业设计专家查尔斯 · 伊姆斯和蕾 · 伊姆斯夫妇制作了11分钟的SX—70短片。


原宝丽来笨重、操作缓慢、撕下的底片垃圾,上面的腐蚀性物质必须远离皮肤。

SX—70 整片 integral film 无需撕拉,整片一体。摄影师只需简单地打开一个扁盒子并把它塞入照相机底部即可。每个盒子都有自己的电池,为弹出照片的马达、电子器件和闪光栅门供电。


摄影师无须处理胶片剥落或化学液废弃物,因为当呼呼作响的马达把照片从出口处的一对滚轴中间挤出来时,即发生反应,在一次印放中完成所有步骤。




兰德不希望有小裂像圆对焦。

他说:拍摄者从取景框看到的景象应该一如自己用肉眼所看到的,天衣无缝、别无二致;拍摄者不应觉得自己是通过一部机器在看世界。


一名叫贝克的工程师说出了:“这样的相机太难对焦”(许多宝丽来员工的心声),差点被开除。不过后来兰德还是妥协了,并对贝克说:我讨厌在取景框上刻线,但我明白我们不得不这么做。非常感谢你。”


但是,SX—70相机的后期版本还是有了声纳自动对焦系统,技术也被移植到了新的低价宝丽来照相机上,此外还用在了一些非摄影产品上。


SX70是世界上第一台面向大众出售的自动对焦相机,它能应用声波测量拍摄者与被摄者之间的距离。虽然简洁的机身上多出一块声呐组件显得有些别扭,但它确实非常有效。


SX—70 真正将自觉的艺术感和狂热的科技语言结合。




兰德还坚持用真皮包裹机身面板,不但费用增加,由于真皮不平整难处理,许多厂家还拒绝接单。不过这些都无法撼动兰德的决定:这台相机值得上真皮。


1973年标价180美元的SX70,有些经销商一台要卖到300多美元,某些经销商甚至用这笔横財买了一艘船命名为SX70。


尽管没有公开的具体数据证明,但SX70的成本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绝不是笔小数目。外界传言从2.5亿到7.5亿美元的都有,大部分资料显示的是6亿美元。



SX—70 除了被普通人生活拍摄,还有太多摄影家、艺术家被它俘获。

连安迪 · 沃霍尔都放弃了钟爱的Big Shot 转而投入到SX—70的怀抱。

安迪 · 沃霍尔、安塞尔 · 亚当斯、安德烈 · 柯特兹、沃克 · 伊文思等摄影家、艺术家都用SX—70创作了大量作品。





兰德1974年出版了一本可爱的即时显影小相册,其中大部分由他自己拍摄。

他甚至宣称SX70有能力弥合现代生活的所有裂痕和分歧。

兰德用极尽感性的语言描述他的SX—70:

“我们不曾知晓或刚刚才学到——多半从两三个孩子那里——当人们用SX70拍照或被它拍照或分享它的照片时,一种新型关系便在人群中形成了:

原来在我们内心深处——天知道这受到了多少性器官发育前(pregenital)欲望、弗洛伊德学说(Freudian)和加尔文主义(Calvinistic)的影响——对彼此都有潜在的兴趣;


我们交换着体贴、好奇求知、兴奋激动、喜爱好感、友善交好和幽默诙谐的情感;

原来,在这个人与人之间日益疏远,甚至连恋人都只能短暂相交的冷漠世界里,我们拥有渴望一种在对方身上寻求安静愉悦的本能;


我们继承了远古部落的能力,在探索这个曾经荒芜的星球的孤独旅程中,找到同伴,相携而行,无关肉体、情感与性上的满足。”


兰德的确创造了流行,而每一种流行也都成为改变世界的阶梯。


在SX—70当道的时期,宝丽来听到一些扰人的流言:柯达准备全力进军即时显影领域了。

然而,1975年,柯达手头还有另一个项目。


工程师史蒂文赛尚(Steven Sasson)原本只是把它当成古怪又有趣的东西做着玩儿,没想到上市之类的问题。他做的新型相机,不用底片而是用电子传感器把影像记录到磁带上,用电视屏幕放映。


这个台式大机器看起来有点像幻灯机,无法装进口袋。

赛尚把它拿给同事看时,称其为“无胶片摄影(filmless Photography

当时数码(digital)和(camera)这两个词还没有凑到一起,但这无疑就是一台数码相机。


最终,即时显影胶片并未使柯达盈利,反倒成为其莫大的耻辱,而数码相机却即将改变一切。


当然,数码相机也改变了SX—70的命运。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但感谢那些曾经用他们的狂热、才华和极致的坚持改变着世界的人。


SX—70就陈列在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宝丽来展品区,这台本身就是无数奇迹集合体的相机,每每走过他的身边,仿佛都能感应到兰德强大的精神气场。



注:史蒂文 · 赛尚(Steven Sasson)美国电子工程师,数码相机的发明者。




点击文章底部原文链接 查看

IG 活动 11月12日“化学影像日”!胶片、湿版、蓝晒、宝丽来 四种传统成像方式从拍摄到显像全程演示。

怀着对化学影像无法泯灭的执念,流连在卤化银、米吐尔、火胶棉、硝酸银……的化学影像次元,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化学影像迷聚会……



IG Art Gallery
IG映界影像艺术馆
Shanghai camera history museum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
点击 注册会员/会员登录 成为IG会员
享受IG课程工作坊、讲座活动、Coffee等折扣与惊喜。
© 2017 IG imaging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