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ARIS 关乎我们对于郊区和建筑的看法。Guillaume Martial在大型建筑装饰里安置了一位建筑工。单一的人物与环境交错,揭示了空间,带给我们 空间整体,既充满未来感,又有电影效果。SOLARIS 是现实和虚幻的交汇。该项目由建筑师 Francis Soler 在Saclay Paris 的EDF R&D 中心 布景。

Guillaume Martial 1985年生于Caen。2012年赢得“SFR青年人才奖”后,他参与了“法国流动国土”项目,这是一个合作摄影项目,之后在Lille的举办了Tri Postal举办了展览,并由三人展并由 Éditions Le Seuil出版画册。



在一个一切都迈向全球化的时代,Cyril Porchet选择了民俗聚会,这种聚会中出现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宗族、肤色、与传统的关系,一切都是不同色调和人群组合的一部分。

技术责任相当重要,这让艺术家花费大量时间确定一个适当的姿势。但现在他根据人口密度、肤色和其行动来管理所拍摄的聚会中的人物。

Cyril Porchet 1984年生于瑞士。



作为在荒谬世界中对于荒谬的表达,在窄窄的风景中自由的爆发,The Philosopher 的影像是即兴事件的结果,在易于破坏和重塑地区的搜寻之外(即兴旅程中的想象力)所产生。这些装置是教育规划的部分,局限于其可用的角色,变得极不人道。Epectase (Corentin Fohlen 和 Jérôme von Zilw) 将人体带入装置,加入了一种怪异的性感,既有古老的法国格调,也不失现代感。介于达达的诗意和朋克的争议,被摆放于此的人体想要唤醒生命.

Epectase 是Corentin Fohlen 和Jérôme von Zilw艺术联姻的产物。这两位朋友相 识于2002年,10年 后他们拍摄了以Epectase署名的首张照片。Jérôme von Zilw 生于1984年,是导演、歌手、作曲家和演员。Corentin Fohlen生于1981年,是独立记者。



作为经常被理想化、政治化或宗教化的艺术作品,雕塑总是赋予其所描述的主题以力量和永恒。矗立的雕塑是为了保持特定文化中对于人物或行为的记忆,它跨越世纪。 Colossus 系列是对纪念性雕塑所处风景的研究。是否过度受到诱惑与迷恋,Fabrice Fouillet 首先被人类对于巨大体量的需求所吸引,之后他便质疑这类“作品”可能与空间存在的关系。他选择在正常布局外拍摄这些巨型雕塑,从而强调从更远处的视角使得能够专注于景观,同时再将纪念碑置于更为现代时空。

Fabrice Fouillet 1974年生于法国,现在巴黎工作与生活。在大学学习了社会民族学后,他去école des Gobelins学习了摄影。他与多个著名杂志有定期合作项目,包括Vogue,Wallpaper, Numéro, L’Express, Le Monde 和纽约时报等...


Kodak城是一个被其工业历史所标记的公司城。事实上,它位于George Eastman 1892年创立柯达时的罗切斯特,而柯达在20世纪使摄影发生了革命化的变化。120年后,因为错失了数码革命,柯达公司破产倒闭。通过摄影调查,Catherine Leutenegger 将我们带到这些即将消失但充满历史的地方。她看着这个城市黯然失色的面孔和城市中失去梦想的人们。明亮而有抛光效果,类似于70年代广告摄影的美感,在柯达生产车间内的一切似乎都保留了下来;一切似乎都未改变,完好无损—除了逝去的时间。

Catherine Leutenegger 1983年生于洛桑。经过六年的学习,她从 École Cantonale d’Art de Lausane (ECAL) 毕业。Hors-Champs和柯达城作品是对摄影介质和历史的致敬她的作品在国内外都出版过画册。